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黄I泉 > 章98
听书 - 黄I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章98

黄I泉 | 作者:殷让| 2021-04-01 09:5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伍佰……”

于郑明手中拿着的那张“伍佰元”票币,它是为红色,正面有一幅《江山·日出东方图》,图上有诗赋:

日出东方,火色骄阳,几许金乌泪,碧波粼血浪。但天哪得人如水,一重山过一重江。且忘云身如故里,殇无可殇,血色残阳。——苏凌。

于这诗赋落款处,更烙有一张大印:它整体为圆,“十”居中心分四方,四方扇形图中,右行逆看——青龙云海、猛虎啸山,朱雀逐日、玄武出海。“经纬”纵横出圆界,各有一方正小格。在大印的中心点,有一太极小图案,太极中,左为《月下荷塘》图,右为《日出东方》图。

这个汇集了四圣兽的标识,郑明从藏经阁内的书籍中看到过:它是,仙盟的标志。

整体上看去,这张伍佰元的票币:右下角一处太极图,画幅右起左终。仙盟的标志大印,就盖在“画幅的落款”处。数额“伍佰”竖写在左,且在“数额”之上,还加印着星君府的大印,所在星系的大印,以及所在星云的大印。

郑明反面看去,也是一样,两面字体之间、图案之上,以及边沿界线,都在金光流转游走时,散发着淡淡的红光。

“如此复杂……”郑明眉头大皱、头皮发麻,再无一丝盘算的心思。

“唉……修行艰难……”郑明一叹,又将“伍佰元”收起,转而拿来那“壹仟元”的票币。

“金线青光……月下荷塘……”

“荷塘月色,怜怜依人香。谓之叶下游鱼哪彷徨,鱼儿只观月瀑映莲光。吾心有意摘星芒,拟为圣洁作霓裳。只情来何处,白莲亦迷茫。我不知晚塘,乃血泪之光……”

“枯灵道人?”看那落款姓名,郑明不由摇头,这诗中意境,静谧美好中又带有一丝迷茫,枉然中又血色留藏,实在令人叹息。

当下,他便将这张票币收起,转而拿来那张紫色的“壹万元”票币。

“山海图……金线紫光……”

“日月同窗,栩栩苍茫。五味陈杂江河里,千绪万欲归于尘。红尘梦里红尘葬,温柔乡里温柔香。执一杯山海酿,捧一盏黄泉浪。当敬过往,与世永昌。”

“鬼无常……”望之落款,郑明不由摇头暗叹,怎地消费券上,尽是如此血愁与暗伤。而那所谓之黄泉浪,他读到时,更是眼前浮现一爵荡漾着“葬入无数亡魂于水中挣扎”的酒水。

看罢,郑明暗叹着摇了摇头,随后便将票币纳入戒中,转而拿出那三枚金属性的灵石,令其悬浮在自己的身前、开始闭目修炼。

“鞥——”阿龙很是惬意,看都不看郑明这边一眼。而那个偌大的火菩提,也被它吃了小半……

……

灵蛇宗,灵犀塔前。

此时,康成面目阴沉地站在灵犀塔的门口前方。在他跟前,跪坐着那名青云宗的弟子,但这人仰着脑袋,已经失去了神智,且双目翻白、口水滴淌……

于左右两侧,齐林等六位长老,左右各三,皆皱拢着眉头望着那名青云宗的弟子。

缄默过后,齐林皱拢着眉头看向康成,有些迟疑道:“宗主……”

“闭嘴!”闻声,康成顿时怒斥出声,令齐林面色难看地咬了咬牙。

“个王八蛋!”康成目中阴沉着冰冷的杀机,阴恻恻地狞声道:“青云宗好大的狗胆!竟敢在老夫的眼皮底下安插眼线!”

此时,康成极为愤恨,更是咬牙切齿、杀意滔天,他背负在身后的双手,更是攥握的指节作响、关节泛青!

此前,他通过搜魂之术,强行搜查了眼下这名青云宗弟子的神识记忆。在对方的记忆中,他获知了不少青云宗的隐秘与某些计划。而在这众多的计划当中,有一个隐秘计划,令他为之震怒!欲将青云宗除之而后快!

虽然这个计划,眼下这名青云宗弟子,也只是旁敲侧击、隐隐获知到一些口风,但他却完全能够推断的出来青云宗的野心!

而这名青云宗弟子,所获知到的秘密计划的一部分,就是青云宗的卧底计划!

青云宗,竟在千百年来,往中胜神洲的各大宗门之内派出了无数的隐秘卧底!虽然,失败者为数众多,最后也都被青云宗回收归宗,但成功潜伏者,也有个别。

而那名被青云宗成功安插到灵蛇宗的卧底,竟然,就是钱雨晴!

在这名青云宗弟子的记忆中,钱雨晴,乃是四十年前,青云宗的二长老在雨沐渟洲带回来的一名孤儿。

此后,钱雨晴便闭关不出,直到三十六年前,对方才从秘境出发,去往一处山落人家中转换身份。此后,才在“部族毁于天灾”下前往升仙台,参加星君府每十年都会组织一次、且与“凡界仙召大会”错开五年举办的“本土仙召大会”,最后被灵蛇宗收入门下,成为了康成的亲传弟子。

“唪!”康成气极反笑,随后突然面目狰狞地一挥大袖。

噗!

应声而下,那名青云宗弟子顿时爆散一片血雾弥漫,阴染地面……

当时,康成连看都不曾看那一眼,转身就向灵犀塔内走去道:“浩然宗那边无需多管,老夫要肃清宗门!尔等座下弟子,但凡有一丝不对劲,全部诛杀!”

闻言,众长老顿时面色一变,纷纷皱拢起眉头地面面相觑了一眼。

砰!

这时,进入灵犀塔的康成,却是背手一挥大袖,将灵犀塔的大门砰然关上。

灵犀塔内。

“该死……”康成面目阴沉、咬牙切齿地望着地面,于双拳攥出鲜血之时,在心中咬牙切齿道:“丹灵门,浮生门,仙剑门,仙灵门,琴雨门百花门天罡门!十四门竟然一个未拉!而六宗之中,竟然只有我灵蛇宗一个被人潜入!还不自知——!”

念及此处,康成顿时面目狰狞地抬起头来,一把将上方那无数的血魄玉简,全部隔空抓落了下来!

呼!

与此同时,那漫天下落的血魄玉简之上,顿时散发出浓郁的血光!

“老夫倒要看看,有多少竖子贼心!”

……

浩然宗,雨花庭内。

呼……

郑明的全身散发着柔和的金光,且那金光,还于他的面前汇聚出一道细流般的光线,与那枚下品灵石相互连接着。

直到此时,郑明仍在吸收这枚金属性的下品灵石,但观其上金光已经淡,怕是坚持了不多久……

噗!

话未说完,它便在光彩顿消中,化成一捧灵光消散。

汩。

下一瞬,那用以连接下品灵石的金色光流,便另寻一向,接入了中间的那枚中品灵石上。

汩……

链接一瞬,中品灵石上顿时金光大放,却在内里金光流溢中,开始慢慢地黯淡……

“这枚中品灵石,用不到三分之一,第三气漩便能大成……看来,此后还需再去内务院一趟……”郑明暗暗于心中估算。此时,他丹海内的第三金漩,已经开始了缓慢的扩张。

“鞥……”阿龙已经躺在那里睡着,但还是笑眯眯地抱着那小半块火菩提,且用自己的尾巴缠绕住保护着,生怕有人趁它睡觉时抢跑。

呼……

时间便这般一时、三刻的逝去,不待前人观沧海,日升月落已三天……

于这三天内,灵蛇宗宗主阴沉沉地走出灵犀塔,随后直奔那座坍塌的大殿而去。

于第三日清晨,灵蛇宗于大殿广场上,当众枭首三百名弟子!

他们之中,可能只有那些几个背负着卧底和细作的身份,但却全部都有嫌疑和古怪。

在行刑前,有弟子求饶叫冤,却被康成挥袖放出数十条灵蛇,将其全部吞吃入腹……

这一番惨状,令所有列队在那里令观的弟子惊颤,各有惶恐地低下脑袋不敢窥探。没有人,胆敢触逆康成的火气。

第三日,午时,开始有弟子潜逃。

午时,一刻,潜逃者全部被追杀残死……

成功脱逃者,屈指可数……

青云宗,山门三百里外。

呼!

有一身着白袍、脚下御行着绿蛇的青年惶惶而来,他是灵蛇宗的弟子,也是潜入灵蛇宗的细作。但如今事情败露,他无法继续潜伏,更是不敢潜伏!此间逃出一路,连灵蛇宗的宗服也不敢穿着。

嗖!噌!

与此同时,从他身后的另外两个方向上,又飞来两道长虹!

这人已成惊弓之鸟,惊恐地转头看去,却发现——那二人也都与自己一样,甚至都不敢召唤出自己的蛇宠。

他们,也曾是灵蛇宗的弟子。这人与他们彼此有见过,但没有什么深交,也从来不知对方的身份。如今看来,他们只能苦笑。

三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并没有相互靠近,只一个劲地催发修为,加快速度向青云宗赶去。

他们已经向青云宗发出求救的讯息,但不知为何一路潜逃至此,还不见有本宗之人前来接应?

但,无论如何,此时青云宗的山门都已经遥遥在目,他们只需要一炷香,不,只需要半盏茶的功夫就能赶到。

心念如此之下,他们更加不遗余力,只恨当初诞生时,父亲没给自己按上两个翅膀。

呼!

青云宗的山门迅速在他们眼中放大,不多时,已经到了十里境前。这,让他们目中惊喜浮现,心中振奋地攥紧了双手。

然而,就在这时,却见前方,那处正应着青云宗山门的虚空,一阵波动!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