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欲妙体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变故突生
听书 - 万欲妙体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变故突生

万欲妙体 | 作者:三马主意| 2021-04-01 09:3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这个传信球便没变化形状,是曾经的南浦赠送给另外一个高级大圣者之物,此时传递来了信息。

这高级大圣者叫做烟垂,是为一个叫做金汁的大位面强大者,是有身份后台的,其师父莫愁是一个初级圣尊。金汁位面虽然距离理想帝国很遥远,却是在冰天雪地的左右,烟垂也是万圣冰花节的常客,与南浦颇能谈得来,这才交成了朋友。

烟垂传来了信息,邀请南浦前往冰花筒,这是一个奇异小空域,虽然位于冰天雪地中,却是自成一界,在那里可以看到许多位面的形形状状。

而且,万花筒只能高级大圣者和圣尊有能力进去,别的强者要为排斥与外的,并且要为冰天雪地内的强大者允许才能进入。

强大者们喜欢在那里下注,赌某个位面的某个生命的一生命运,为此乐此不疲。

李顽自然是不想去的,却是这不符合南浦的本性,为了不暴露,只好前往。

冰花筒是圆圆滚滚之状,身处内里宛若置身冰花世界,到处是翻飞的冰花,也不知从哪里幻现出来,就如冰天雪地内的雪花一般,似从异空间突降。

而且,周边玄幻地翻滚展现着一幅幅位面图像,奇异地是可以随意调整角度看这些位面任何一个地域,若是想单独看某人,照样能缩小放大了看,若是看某个生命不顺眼,一道力量过去就能让其死亡。这些位面上的生命极为可悲,没有任何隐私可言,还生命朝不保夕,强大者们就如主宰凝视他们,随意决定生死。

有德没有力量进去,留在外面,而李顽虽然不是高级大圣者,却是能凭强悍力量进去。

来至内里,李顽猛感心神微微一凛,讶异地望向四周,却又心神如常了,为此颇为疑惑。又纵目望去,不仅烟垂在,便是沃风、沃雨和天宇也在这里,还有三个空域的高级大圣者。特别是冰天雪地的一个高级大圣者,名叫舞雪,正是上一代的圣女。

还有一女比较奇异,极为艳丽,虽然是高级大圣者,却是深不可测。

烟垂是一个长相忠厚,其实满肚子鬼心思的青年人相貌,见到李顽前来,招手道:“南浦,快来,就等你了。”

李顽至他那里,朝着舞雪淫淫一看,才对他笑道:“若知你在这里,我便早来了……这是又在赌什么?”

烟垂指着一个已被放大的位面一角,道:“看看那个独享百世之尊的强者,多么威风凛凛,我们准备把他打回原形,看他能不能忍受屈辱,再铸辉煌。”

李顽望去,那只是一个小修炼者,在位面中虽然是至尊的角色,独享尊崇,却还未修至小圣人。这类人在小位面中是独一无二的至尊,在高级大圣者眼中却是蝼蚁中的蝼蚁,太不上眼的角色。

那里舞雪冷冰冰着面色,道:“既然南浦和贡霓云已来,赌约就开始了,赌那个叫做秦立夫之人的未来命运,每人限一件低品圣宝,你们可以说一下自己的看法了。遵循赌约精神,不得随意助秦立夫,只可以给他好的修炼资源,做一个风云看客。”

李顽笑道:“舞雪,先别急着开始,总要向我介绍一下这位美人是谁吧?”

舞雪依然是冷冰冰地道:“这位是今雨大圣者,乘坐圣辇而来,是为灭天神同盟的高层。这个笑的色淫淫的是南浦,是为理想帝国的殿下,不足为道,完全可以无视。那个是贡霓云,同为理想帝国大圣者,甚少来参与万圣冰花节。”

舞雪贬低南浦,甚为不留情面,李顽做出恼色,却是心中暗诧这今雨竟是拥有一座圣辇。

据说圣辇是中品圣奇宝和高品圣奇宝,数量比较少,需要去寻获才行,相传为一些强大圣尊,或者有缘人拥有,速度极快。中品圣辇速度已是很快,高品圣辇更是快至不可想象,只是它们还是无法与传信球的速度相比。

毕竟是中品和高品,不是强大者都不能驾驭的,初中级大圣者就别想拥有了,便是有缘寻到,也要修至境界才行。

这个今雨拥有的应该是中品圣辇,却是不知是她有着这个奇缘,还是为某个强大圣尊所赠。

今雨自从李顽和贡霓云进来后,就没怎么正视,此时也只是一瞥,就再也没瞧过来。

李顽和贡霓云是不知为何,以为她生性如此高傲,舞雪却是心知她只是不喜这两人的为人,一个残暴荒淫,另一个淫·荡成性,身为灭天神同盟的高层,自然是知晓的。

就凭她身后有一些强大圣尊支持,此时该甩脸色,就能甩脸色,你还能如何?

见着李顽面色更是作恼,却是不能发作出来,舞雪的面上露出一丝微笑,那里沃雨已是笑不可支。

李顽心中烦恼做戏,看了看面色平淡的贡霓云,这位已经变了,就算心中恼恨,也没当回事。

沃风、沃雨和天宇赌秦立夫能熬过去,再次强大起来,一个大位面

风乾位面的高级大圣者哲言,还有今雨和舞雪同样。李顽就烦恼了,他其实也看好这个秦立夫,还算是可造之材,经历过诸多血雨腥风,想必意志力很强,却是与南浦不对的都这般看好,自己似乎只有选对立面了。

正在他皱眉时,烟垂已是说出秦立夫无法再次强大起来,这让他更烦恼,你这货为何这般快定下来,这不是让我没选择了啊!

李顽心里气恼,他觉得要输一件初品圣宝了,关键是没有啊!专属宝物们太能吃,都给他们吃了,哪还有什么宝物,岂不是会露馅?

又是看了看沉静的贡霓云,看来到时要问她要了,还得偷偷地取。

李顽做了对立面,那几个大圣者倒是没笑话他们,毕竟命运这事不好说,秦立夫就算失去力量,还拥有无数宝贵修炼经验和强大的修炼之法,相对容易修炼更强,却也要看他命里是不是能闯过这道劫难。

他们都不知道,冰花筒这时候活了,冷冷注视着他们……

随着舞雪一道力量拂去,正坐在山巅上修炼的秦立夫突然面色惨变,身躯抖如筛糠,睁开眼睛,惊惶不已,不知为何自己的力量尽失?

而与此时,冰花筒内变故突生,李顽和所有高级大圣者不可控地为诡异力量吸去,进入那个叫做万劫的小位面中。

不仅如此,他们俱是失去了强大力量,成为普通人,就如秦立夫一般。

身处一个闹市中,周围人来人往,而他们则是茫然着,初来乍到,还没回过神。

一会后,沃雨惊惶地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沃风紧凛心神,似乎想努力去感知,却是憋得脸通红,也是无法施出力量,为此渐渐面如死灰。别的人同样如此,面色为此惨变,惶惶不已,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失去力量。

只有李顽紧皱着眉头,他曾有数次经历过这等情况,心知是为强大力量桎梏,只是没想到虚空中也有这般限制,这不应该是冥冥中所为,难道是……

他想到初进冰花筒时,心神收紧了那么一下,为此惊悚,盯着舞雪,问道:“你告诉我,冰花筒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舞雪苍白着面色,叹道:“众人皆知冰天雪地有雪影圣尊,却是不知还有高品圣宝冰花筒,连雪影圣尊也无法降服的存在。雪影圣尊曾经对我说过,最好不要再进来,可能会有异变,我却是因为……”

说至此看了看今雨,道:“今雨好奇,希望来看看,我一时糊涂,便答允了,这便使得我们都是陷入危机,我想……我们都已为冰花筒桎梏住力量,进入万劫中了……”

众人皆惊骇,李顽得到证实所猜,又问道:“你可知如何能脱困?”

舞雪摇头,有些凄凄地道:“我也不知,雪影圣尊没有与我说更多冰花筒的事,很可能我们终生难以出去了……”

众人心生绝望,这可是高品圣宝,连初级圣尊都难以驾驭的宝物,更何况他们这些高级大圣者,如今力量被桎梏,何谈脱困啊!

见着众人上空浮着一层浓浓地悲哀,李顽想了想,道:“以我猜想,冰花筒如此作为,或许与以往强者们喜欢恣虐生命有关,不然它真正想杀我们易如反掌。也许是它欲要让我们在此受到同样的劫难,而我们只能重修力量到一定程度,或许这才是脱困的契机。”

众人闻听,心中阴霾散去不少,觉得似乎有理,冰花筒没毁灭他们,这就是给一线生机,或许真如这南浦所说,就是以此来惩罚他们以往的罪孽。

贡霓云无助地道:“可是我们如今就是普通人,连修炼资源都没有,又该如何修炼?”

众人皆是点头,有些彷徨,不知该如何才好。

李顽不好回应,他一直四处寻找修炼资源,经历过无数次生死,才能这般强大。却是贡霓云他们从小就有无限资源修炼,还都是好资源,同人不同命,这般落魄后,就显出了巨大差距。南浦也是这般的货色,他不能提建议,要为人生疑的。

今雨蹙眉道:“走一步看一步吧!我们虽然力量尽失,身躯变得很孱弱,却是拥有极为丰富的修炼经验,那悟性依然存在,这就是我们的强大优势……”

说至此,她看着李顽,美目中隐隐有异样,道:“南浦,你可有什么好建议,现在要如何做?”

李顽立时摇头,道:“我哪知道,还要你们想想办法呢……”

说着,他纵目四顾,目露色光,道:“虽然都是凡夫俗子,也是有些美女的,好久未享受这等凡女了……”

众人面露鄙夷,贡霓云看着他无奈摇头,都这时候了,还在装啊?

今雨的美目中也露出一丝鄙屑,遥望远方一座高山,道:“我观此峰最高,或许有着什么凡俗宗门,可以去那里看看呢!”

众人都是点头,沃雨忽然摸着肚子,

道:“成为凡人,我就感到肚子好饿,还是先寻找食物吧!”

她这一说,叽叽咕咕地一片声响,便是今雨都羞红着脸,捂着肚子,深感为难地道:“没有凡间的银两,什么都没有,又如何填肚子啊!”

肚饿是个大问题,李顽也在肚子响,急需解决啊!

他看了看身上的华丽氅袍,道:“我这件氅袍是宝物,虽然在这里失去了灵性,却是拿去换银两,一定能所获颇丰,你们等等我……”

他飞奔而去,寻到一家当铺,一番讨价还价,背着个大包裹回来,颇为倨傲地道:“我有钱了,都要听我的,先去吃一顿再说。”

沃雨立时不屑地道:“凭什么听你的,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们啊?”

李顽一甩包裹在地,笑道:“就凭我拥有一千银两,想要吃喝,没这个还就不行,你有本事去换了你的霓裳,我很愿意见到你穿着亵衣的样子。”

沃雨目色冰冷,转头道:“沃风,我们走。”

沃风目蕴杀气,点了点头,他们两兄妹是万万不会与李顽同伍,更何况是卑下的形态。

沃风和沃雨离去,天宇等尽皆转身而走,他们都是强大者,有着自傲,岂会因此屈居于这个南浦之下。

李顽目送他们离开,目色深深,就听身边传来声音:“南浦,你不会也想我听你的话吧?”

李顽转头看去,笑道:“自然不会,我是激他们离开呢,一千银两又能用到几时,加上他们会很快用光的。”

烟垂满意地笑道:“确是如此,我的肚子已是受不了了,快去寻一家酒店吧!”

万劫位面比较小,却是有许多奇异之处,比如说随时会有一道闪电击下,或者冷不防地就有风刀幻现切割而来,这都是在人迹罕至之处,对普通人影响不大,修炼者则要随时注意。

据说,万劫位面之所以称为万劫,就是因为如此,太多冷不丁的劫难降临,修炼者似乎成了靶子,命不保夕,因此不是位面强大者,修炼者情愿在普通人中生活修炼。

沃雨等人去那所谓的高山上,没见到什么宗门,反而地底突冒的石锥,把他们吓了一跳,颇为仓皇。

这一来一去就是一日夜,实在是饿极,采了山里的野果吃。谁知果子有毒,一个个上吐下泻,要不是他们的体质特异,绝对会要了命,却是精疲力竭,狼狈虚脱地回归。

回来后,六个人饥肠辘辘,摇晃着身体在城镇中转悠,又累又饿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三个男人凑到一起,商议着与李顽一般卖了氅袍,曾经的强大者却不知到哪里去卖,卖着脸,又不失威严地询问一个路人。那路人不喜他们的高傲态度,指点了一个黑市后,阴笑着离去。

三个男人跑到黑市里,被地痞流氓强行买卖,每人只得到五十两银子,路上还被一个低级修炼者打劫,最后是穿着亵衣,鼻青脸肿,冻冻索索地回来。

三个女人见此,很是无奈,总不至于要她们也卖了霓裳吧?

曾经能挥手灭位面的他们,都没点生活技能,不知如何去活命,一起流浪街头,苦不堪言。看着乞丐手里黑乌乌的馒头,都是眼睛冒光,想抢了吃。可是现在他们的身躯孱弱,连乞丐都不定能打得过,抢也抢不来啊!

人在危难时,就会爆发出前所未有的能量,虽然他们只会修炼,没点生活技能,却是见到街头杂耍卖艺的,就萌生了以此讨生活的念头。虽然没有了力量,却是以往那些珍秘的技能还保留在记忆中,复杂的是绝对施不出来了,简单地还能做到。

于是,三个女人翩翩起舞,在街头耍起了技艺,如此美丽的美人舞姿,倒是吸引了许多人来看,里三层,外三层,围的满满地。虽然她们饿的身体虚弱,却是舞的灵动,引起一片片叫好声。

谁知,这就引起一个修炼者注意,目射淫邪之光,施施然地到了场中,宣布三个女人归他所有。

好吧!围观的人群一哄而散,谁不认识城里一个宗门的宗主谢蒙生,已是意丹境九重境界的真者。

虚空的强者也是如此修炼,只不过在心婴境时就为圣气入体,化为了圣婴,也就多出一个圣婴境,区别于婴圣,这是真正圣气之婴,是完全不同的修炼体系。再后来,圣婴与人完全融合,化为独特的力量,却又没完全成为圣人,是为虚圣,与仙同等力量。待修至小圣人境界,便能与神抗衡,初级小圣人修炼时间极为漫长,修到极致便能战胜远古神祖。

神族的神开始时是孱弱的,只是因为有躯体宇宙群,潜力十分雄厚,待修成神圣之躯,便会日进千里,在实力上渐渐超越虚空中的强者。

万劫位面的秦立夫已是修至高级虚圣,差一步就能成为小圣人,自由来往小范围虚空。而没有小圣人的位面,比之羯族位面还不入流,极为地弱小。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