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风起南洋1784 > 第421章 究极缝合怪叶开
听书 - 风起南洋1784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421章 究极缝合怪叶开

风起南洋1784 | 作者:纸老虎灬| 2020-12-30 21:0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四方炮台,驻扎在这里的民团其实并不叫三元里民团,他们的来源十分复杂,差不多就是广州城左近的三元里、萧岗、黄埔等南海,增城各县、甲民团总称,只不过其中来自三元里附近的人最多而已。

而带领这支民团的,就是三元里附近的士绅何元石,以及同为三元里大族王家的一个族老。

说实话吧,他们是肯定不想来守这个四方炮台的,抚标的副将把他们这些民团,直接扔在正面面对东莞的南坡。

承诺的武器,只送来了百来把破刀,十几杆连枪托都快腐烂的鸟枪,粮食总共就送来了两三百斤,还不够这几千民团吃一顿的呢,明显是把他们当炮灰了。

可他们又不得不来守,自从交趾的明王兴起后,整个两广的客家人走路都带风了,嘴里动不动就说干脆去交趾投靠宋王得良田发大财去。

去不去交趾,何元石这种土人不在乎,甚至还希望他们都去了才好,何元石在乎的是,明王会不会给客家人撑腰?

而等到复兴海军在虎门外出现,整个广州城周围的客家人,都兴奋起来了。

人人都把明王当成了客家人的大王,到处都在传说明王入广州后,就会为客家人张目,要杀光广东的土人,把他们的家产都分给客家人。

土客械斗了这么多年,双方结的仇是真不小了,所以由不得他们这些土人不信,哪怕就是有万一的可能,他们都要防着。

因为土客械斗可不单是械斗,失败的一方,往往全家族都会被杀的鸡犬不留。

而且确实南边东莞和新安乃至惠州的客家人已经开始动起来了,所以何元石等人认为,他们不是在替朝廷卖命,而是在保自己的命,哪怕被当成了炮灰,他们也没得选!

他这个有些眼界的乡绅都是如此想,那些大字不识一个的土人青壮就更相信了。

人人都以为明王进了广州,这粤省就要是客家人的天下,到时候他们这些土人个个死无葬身之地。

“来了!来了!来了!”越秀山脚,何元石在叹息的时候,驻守在这里的几百民团士兵突然鼓噪了起来,一个骑着一匹矮黄马的探子,嚎叫着冲进了民团营伍中。

“禀告何老爷,那些客家人的队伍来了,人山人海,怕不得有好几万,这可怎么办?”

一个叫做李阿鱼的哨探,看见何元石就半跪下大声的禀告着。

何元石看着这个呆头呆脑李阿鱼,气得下巴上的胡子都翘起来了!

禀告就禀告嘛,瞎叫唤什么?

刚想训斥两句,转头一想又忍住了,这三元里虽然领头的是何家和王家,但人口最多的却是李家。

现在周围的几百丁壮,大部分都是姓李的,大战当头,所以何元石生生忍住已经到了嘴边的痛骂。

“那你可看见他们打的什么旗帜了?”

“看见了!看见了!怕不得有好几十面大旗!”

“那旗上写的什么?是何人为先锋官?可看见惠州、东莞等地的客家人了没?”

李阿鱼摸了摸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何元石一眼。

“好像有很多个大字,还有...额,还有好些个我不认识,不过来的人穿着怪怪的号服,他们还有一些可凶的骑兵,我没敢靠近!”

扑你老某!

何元石忍不住在心里怒骂了一句,也就是说这李阿鱼就看见来人了,但来的是谁,有没有客家人在其中都没看清楚!

“来了!来了!来了!何老爷您快来看!”又是一阵惊慌的喊叫,一个本家的佃户指着远处招呼何元石。

何元石爬上一块大石头,向着佃户指的方向看去,远处出现了仿佛无边无际的大军,虽然没有几万人,但六七千肯定是有的!

那些士兵果然都管着怪怪的军服,不过这些军服在李阿鱼等人的眼中是怪怪的,但何元石却知道那是什么。

前明的朱漆铁笠,大红分体罩裙,明制铁扎甲,何元石忽然轻轻的叹了口气,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

不过对面来的明王军,没有直接来进攻,而是就在炮台大炮的射程外停了下来,不一会,一阵阵的号角声响起,明王军中立起来了几面大旗。

山河奄有中华地,日月重开大明天!

这是当先一面大旗上写的,不知道怎么的,何元石突然觉得仿佛有什么东西,重重的锤击了一下他的心脏似的,紧接着,后面又亮起来了几面大旗。

大明兵部尚书、陈忠愍公讳邦彦!

大明番禺侯、东阁大学士、礼兵部尚书陈文忠公讳子壮!

大明增城侯、东阁大学士、吏部尚书张文烈公讳家玉!

何元石一字一句的念完,只觉得心中血气翻腾,脑海里如同有人拿着大鼓在敲。

这三人,后世的人或许知道的并不详细,但这个时代的广东人,特别是广州附近的汉人,没几个不知道的!

哪怕就算不识字,也肯定听过岭南三忠,陈忠愍公、陈文忠公和张文烈公的名号。

王家的族老这时候也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他看着死死盯着对面看的何元石,有些乱了方寸。

“这可如何是好?这叶明王怎么把岭南三忠的旗号都打出来了?他是真要做洪武大帝吗?难道他不是来当客家人皇帝的?”

“来人!牵马!”何元石看了王家族老一眼,什么也没对他说,反而爆喝一声,让人给他备马!

“元石,你这是要干什么去?”王家族老有些惊疑不定的喊道。

“我要去痛骂对面的交趾人,他们乃蛮夷也,有何面目打出岭南三忠的旗帜?有何本事敢自比洪武大帝?”

何元石头也不回的大喝了一声,翻身上马,疾驰而去,马术竟然还不错!

何元石向着复兴军驰马而去的时候,叶开也看见了,虽然不知道对面来人是想干什么,但叶开知道,自己打出的这四面旗帜,对于对面的三元里民团来说,冲击力一定不小!

因为叶开知道历史上的三元里抗英为什么会发生,也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

其实在这个时代来说,中国人也是没有多少民族国家观念的,这个时代,盛行的是忠义观和夷夏之防。

忠义观,即效忠于皇帝,做个忠臣良民,但这种观念,是有距离限制的。

一般来说,离京城越近,这种观念的氛围就越强烈,但是到里万里之外,尤其广东这种临海,民众又多有出洋讨生活的地方,他们对远在京城的皇权及其所代表的皇朝,认同度实际上并不是太高,读书人可能好一点,普罗大众对这种观念就要单薄的多。

而夷夏之防,实际上就是身为天朝上国子民的自豪,和对周边蛮夷的鄙视,挪到后世来说的话,也可以说成是变相的种族歧视。

但这个自豪,或者说带着优越感的歧视、轻视,在满清入主中原后,已经被破坏的体无完肤了!

对于广东这一地的民众来说,英国人当然是“夷”,但是,统治中国的满洲人,在他们心目中也是“夷”。

所以在鸦片战争时期,并不是咱们想的那样全民同仇敌忾,反对侵略者。

呵呵,要真是那样的话,十几条破船,几千军队拿什么能打趴下一个大帝国?

事实上在鸦片战争中,广东的民众持有的,是一种略偏向英国人的中立姿态。

而英国人也敏锐的抓住这个破绽,开始大做文章,开战以后,义律用中文四处张贴布告,强调英军的作战对象是中国的朝廷,不是中国的民众。

他还对远征的英国军官说,‘尽量少与民众作对,不要激起他们的愤怒,这样会更加方便我们进入广州城!’

这些布告还说,满清调入广东的军队才是民众的祸害,想想你们祖先经受到的抢劫和掠夺,难道你们忘记了吗?英国军人不是来与你们作战的,反而还会是这座城市的保卫者。

在这些布告的诱惑下,包括三元里在内的广州大批民众,充当了英国军队后援。

他们背送弹药,刺探情报,当向导,甚至是直接参与作战,当然不是打英国人,而是帮英国人打满清。

据说当年,光是三元里周围,被检举揭发出来的帮英军干活的‘汉奸’,就有一千多人。

想不到吧,为此琦善在连吃败仗的情况下,上书向道光皇帝哭诉,说广东已不堪作战,原因就在于,民众除了做汉奸之外,还都被英军的小恩小惠诱惑收买,以助敌势。

稍早一点,林则徐也在各种场合痛骂‘汉奸’,说这些‘汉奸’有的穿着官兵的衣服,有的穿着洋人的衣服,既为英军作带路党,还帮助英军打清军。

呵呵!英国人万里而来,结果却像是在本土作战,满清看着是保家卫国,实际上却四面皆敌,武器装备训练士气还都比不上人家,不惨败就有鬼了!

究其愿意,就是因为英国人对于广东民众来说是外夷入侵,满清朝廷更是外夷入侵。

这两都是畜生,都是杂毛,没一个好东西,干脆谁给我钱,我就帮谁的忙!

所以三元里抗英,跟什么反抗帝国主义入侵毛关系没有,会爆发反抗,不是因为什么爱国,恰恰是因为英军中的阿三兵劣根性爆发。

本来英军为了获得本地民众的帮助,执行的是不刺激本地民众的策略,但英军中的某些人和阿三雇佣兵却管不住裤裆。

他们不但偷窃抢劫民众的猪鸡牛羊,还强奸了不少人,这下才把三元里民众给惹火了,几天内从各地赶到广州打红毛的民团多达几万人,他们最后用土枪和农具,竟然还取得了一点小战果。

看见了吗?如果这时候不是满清这种殖民政权,而是大明的话,三四千英军深入到了广州附近,胜负如何还真不好说!

而差不多四十年后,装备远不如满清的南非祖鲁人都能取得不错的战果,所以说真要是万众一心,1840年还在用褐贝斯的爱尔兰人和阿三混合的三四千英军能威胁到广州城?开什么玩笑!

所以叶开笃定,只要他打出大明的旗帜,打出岭南三忠的威名,承诺分了旗人的田地。

加上他本身还是广东人,既可以说是嘉应州的客家人,也可以说是道滘的土人,这样的究极缝合怪身份,难道还搞不定几个民团?

只要搞定了三元里民团,显示出他叶大王不是来为客家人张目,而是联合土客人复兴汉家雄风的,这全两广的人还不都跟他走?

“复儿!拿我的认旗去!”

叶开对着身边的李阿水喊了一声,李复拱了拱手,从一个少年近卫手中拿过叶开的认旗,骑马向着何元石驰去!

“你们是何人?为何敢打出岭南三忠的旗帜?陈忠愍公,陈文忠公,张文烈公乃是粤地的大忠臣,你们何德何能敢用他们的名号行事?”

李阿水和何元石两人隔着十余步的时候,何元石愤怒的须发皆张,立在马上大喝!

李阿水轻轻的瞟了何元石一眼,“你是何等身份?竟敢阻我大军,先报上名来,看你有没有资格问我是何人?”

“我乃庚子年乡试第十四名,孝廉,三元里民团总领何元石是也!”

一听到面前这个就是三元里民团的总领,李阿水想起了叶开的吩咐,他把手中的认旗重重的插在地上,然后两手抱拳高举在身体左侧。

“大明绍武天子六世外孙,抗清义士,增城守备叶秀芳六世孙,领有交趾、九真、日南三省,南洋北府、彭州、兰州、登嘉楼四州,并有兰芳大总督辖地,天命复兴明王,为兴汉家复河山,统帅精兵五万驾临此地!

对面来人,是汉儿的,就下马迎王师,是汉奸的,就请留下你的人头!”

何元石嘴角抽了抽,这称号还真是长啊!

六世外孙,这玩意也能当数吗?

不过前明近支皇室早已被杀的绝嗣了,绍武天子虽然只当了几个月的天子,但好歹也是天子,而且还是在广州城登基的,粤人对他还是很有感情的。

还有这明王的先祖,竟然是抗清的增城守备,那就应该是张文烈公招募的义勇了,也算是他何元石的乡亲。

更别提人家还不是空手来的,是带来了几万大军,背后还全有交趾和什么南洋四州,以及兰芳大总督之地。

唔!

可以干了!

万一真打不过满清,不是还能往交趾和南洋跑嘛!

想到这里,何元石一拱手,“敢问英雄,明王所来为何?是来替客家人张目的吗?”

“什么替客家人张目!明王此来,是要率领我等汉儿复大明的,同是汉人,分什么土客人,争什么三两亩薄田,推翻了满清,什么荣华富贵没有!”

妥了!何元石心里一定,果然,他原本就觉得这什么明王是来替客家人张目的说法不靠谱,为帝王者当着眼天下才是,怎么会自缚手脚,不过他心里还有一点担心。

“敢问英雄在明王麾下所任何职?你所说可能作准?”

“我乃明王义子,近卫军统制,和义侯李复,我父亲就是潮州人李阿水,二十年前在广州被满狗总督斩头的李阿集,就是我伯父!”

“李阿集?”何元石有点印象了,就是那个被当时的两广总督李侍尧抓住砍头的大海盗。

而李阿集是潮汕人,这个明王义子也是潮州人,潮州人可是标准的土人。

“何元石见过李侯爷,请侯爷回禀明王殿下,请他稍安片刻,静待何某佳音!

另外还请李侯爷挑选精锐,这越秀山上有广东巡抚抚标三营二千余人,说不得还要明王天兵相助一二!”

这就成了?

李阿水都有点懵逼,是不是太快了点?

你要不矜持一下?

我还没准备好呢!一个孝廉啊!这么快就投靠了!

不过懵逼的同时,李阿水还是拱手点头同意了,他知道何元石的意思,三千多抚标精锐,光靠三元里和萧岗等地的几千民团是打不过的,必须要有精锐的职业士兵才行!

看见李阿水一拱手,何元石就骑着黄马,颠颠的就往回赶了,他还得赶紧去和附近几个民团的首领通气才行。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