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 第六百二十章 引火烧别人,最终死自己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六百二十章 引火烧别人,最终死自己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 作者:函数的自变量| 2020-12-30 21:0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施福伸出双手,示意大家安静,他接着说:“你们不用惊慌,等机属们进入结界之后,族长会派联合城的最强战力进入,你们的士兵都能安全的撤出来。”

金晟并不相信这话,但事到如今,金家家主也无计可施,赶紧给府上的人发讯息,让他立刻进入结界,把里面的金家人带出来。

谁知,讯息发出去之后,就像泥石入海一点反应都没有。

金晟急了,府上那人是他亲自任命留守的,只要有一口气在,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回复讯息,难道是金府出事了!

金晟心里很是着急,悄悄的和身边的人打了一声招呼,让他出去打手讯。

李家家主脸色阴沉的站了起来,一针见血的问:“施福大人,你们打算怎么引诱末日机属进入异次元空间?”

所谓引诱,必须要有诱饵,异次元空间内除了金李两家的人,就是联军与和平军,也就是乐海族的士兵,要说拿天城和乐海族的士兵来引诱联合城的变异机属,李家家主可不信。

施福望向傅南星,对面那人依旧没事人一样我行我素,根本不关心场内的喧闹,仿佛所有的事情都和他无关一样。

施福心里不爽,决定引火烧敌,他说道:“这个事情是机密,只有族长知道,傅南星,要不你给族长打个手讯问一问,你是民和派的副派首,这事非你莫属。”

场内众人的目光纷纷转向玩手讯的傅南星,金家家主甚至站起身来,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傅大人,请你给个解释。”

他不敢与施福翻脸,毕竟双方是盟友,可是对民和派,金晟没有任何的顾忌,心里只有仇恨,要不是那帮家伙胡乱插手,如今的天城就是他金家的。

傅南星嘴角一咧,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右手食指和尾指同时翘起,在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幅度,指向了在场的众人,最后正对着施福,他笑道:“解释?这种事情旁人怎么解释的通呢,要不我请当事人出来,当面和大家说清楚。”

这话一出,施福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当事人是谁?族长?还是前族长?这两位可不是傅南星能指挥的动的,除非是他们自己要来,可要是他们来了的话,目的又是为何呢?

施福心里很不安,他明白,族

长大人亲临,是不会为了天城的那些破事,很有可能就是为了对付共主派,也就是对付他施福。

“我要和派首通手讯。”施福站起身来,掏出手讯对傅南星说道。

傅南星冷冷一笑,并没说话,施福越发胆寒,立刻拨起手讯来,可他还来不及找到派首的脑纹,就感到眼前的景象完全改变了。

他原本正看着手讯,这时候却变成了庭院的黑边大门,那不是在自己的身后吗?

接着,他眼前一黑,再也没有了知觉,原来他的脑袋,被一个奇怪的家伙给拧断了。

那家伙的脸像是用两片金色的融属板拼凑而成,中间的拼接处是一条亮银色的丝线,比机属的色泽还要亮。

它的脸上没有鼻子,也没有口,那条高高隆起的丝线仿佛就是它的口鼻,丝线两侧是两个金色的眼睛,眼睛中透露着讥讽的笑意,而它的头上,竟然也有一顶皇冠,和虾兵蟹将不同的是,它的皇冠也是金色的。

“西西之王,厄运骑士团头领。”怪异的机属自我介绍着,将手中施福的人头随意的往地上一丢,鲜血溅满了它亮银色的裙摆。

当机属的眼睛里没有了笑意,整个庭院内所有的人都感到了深深的寒意,就连那位民和派的傅南星也端正了态度,再没刚才的轻松懈意,他站起身,从众人身边走过,往大门方向走去,每走一步,众人的心思就更寒一分。

李家家主和民和派的关系最好,当傅南星走过他的身旁时,这位经历了众多风雨的一家之主再也坐不住了,他猛然起身,近乎乞求的说:“傅大人,我们李家愿意为族长效力。”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李家家主知道自己的颜面都丢光了,但他顾不得这些了。

施福人头落地的时候,他就像掉入陷阱的羔羊,前方猛虎凶狠残暴,让它想叫都叫不出来,只能坐在椅子上等死。

当傅南星的脚步声响起时,在李家家主听来,那就是救星的声音。

他知道,这个救星一旦离开,猛虎就会肆无忌惮的将所有人撕碎,所以他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那怕被仇敌金家人嘲笑也在所不惜。

因为真正能笑的,只有是活到最后的那个人,他要活着。

傅南星停下脚步,翘起食指和尾指的手轻轻拍了拍李家家主的肩膀,“放心吧,他们是来给大家开会的,没有恶意,好好配合,好好开会。”

沈联族人的声音很柔和,就像长辈对孩子们说,老虎没什么可怕的,乖,坐好,和它一起吃吃饭,做个朋友。

李家家主不是孩子,这种鬼话自然是一句都不会听,他惶恐而又着急的继续哀求,“傅大人,我有要事向族长汇报,麻烦您带我出去。”

李家的其他人听到这话时,一个个面如死灰。

家主低声下气的乞求时,他们的心里有不齿,有愤怒,但每个人的心中也都怀着希望,希望傅南星能被家主说服,让李家人活着离开。

虽然这样的活着很卑微,很没面子,但是他们都很乐意活着,即便出去了被人耻笑,他们也能说上一句,这是家主的意思,我们做下属的,又能怎么办呢!

可当家主将他们遗弃的那瞬间,这些人的心思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大多数人是心如死灰,有两个直接出声哀求,更有一个,推开椅子,扑通一声就跪在傅南星的脚下了。

这些人,平日里都是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存在,谈笑间决定很多士兵的生死,从来不会有丝毫的犹豫,是真正的杀人不眨眼。

当然了,他们只是动动口就能杀人,也不需要眨眼。

长此以往,他们的脸上的尊严越来越厚,厚到即便是自己要死,也能沉着应对。

要让他们求饶,更是万难。

可当他们奉若神明的家主开始卑躬屈膝的时候,这层所谓的尊严都消失了。

因为他们本来对家主也是低头称奴,毫无尊严可言,如今面对一个连家主都要乞求的人,自然膝盖就软了。

傅南星斜撇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人,厌恶的挥了挥手,就像有一只苍蝇飞过来,让他觉得恶心。

“乖,听话。”他的声音已经很不耐烦,大踏步离去。

脚步声越来越轻,李家家主的心都碎了。

那是救星离去的声音,也是希望离去的声音,他已经没有希望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