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仵作攻略:黑化大佬心尖宠 > 202
听书 - 仵作攻略:黑化大佬心尖宠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202

仵作攻略:黑化大佬心尖宠 | 作者:月亡| 2020-12-22 11:2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那一天,负责带孩子的丫鬟抱着孩子出门,本来是大家一同去的,但是那天和其他人走散了,那丫鬟也不过是一下没留神,竟被换了孩子,丫鬟不敢声张,还以为主子不会知道,便想着瞒下来,谁知道几个月后,就被发现了。

因为那换掉的孩子,是方媚的女儿。

方媚怎么可能让姜青山好过?她很快就用一封书信告知了姜青山,姜青山收到信,很快派人去追查,但是时间太晚,方媚也不像她看上去那样简单,这孩子也迟迟没有找到。

后来姜潞渐渐大了些,姜青山的心肠也慢慢冷硬了起来,他越来越觉得,是这个孩子害死了虞月娘,所以,这个孩子生来或许就是不幸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十几年过去了,这个秘密本以为只会被埋在心中,却没有想到,段姨娘居然是知道实情的人,她什么都知道,却什么都不做,还有那个贾婆婆,她忠心为主,却到死都只是个愚昧的人,她不知道,她穷其一生都在寻找的真相,是孩子的亲生父亲都弃如敝履的东西。

姜青山走后,段姨娘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怔怔的盯着酒杯看了好久。

她想起来和姜青山初次见面的时候,那是个一身白衣的少年郎,哪怕旁边还有人同他站在一处,但世人眼里,都只看得见姜青山,年轻的段姨娘也是这样,她听说这个少年是平宣侯四房庶子,姜青山。

姜青山啊姜青山,一见卿卿误终生,如果可以的话,那天在揽月楼,我就不该遇见你,我若是不遇见你,也不至于年纪轻轻,就将一条命赌了进去,可惜我觉得是赌,他却觉得是他精心设计的圈套。

殊不知,我见你的第一眼,便在网中了。

……

翌日一早,姜芜刚醒来便得到消息,说是昨天夜里段姨娘服毒,已经去了。

姜芜得知的时候,怔怔坐了半晌。

昨天晚上的时候她突然在想,这一切会不会是某人商量好,计划好的呢?这一切太顺利了,段姨娘那个所谓密室的小伎俩,放在锦衣卫里属实是不够看,就连姜芜都能发现如此多的蛛丝马迹。

况且就像她之前说的,段姨娘和老夫人几乎可以说是无冤无仇了,说是为了姐妹报仇,未必太牵强了些,毕竟方媚可是活的好好地,闲的没事替她报什么仇?

可若说是受方媚的指引,但是方媚她又为什么隔了十几年想起来要报仇了?

况且,这整件事情中,最奇怪的人,其实不是别人,而是平宣侯姜青山。

一开始案件刚发生,不报官可以理解,毕竟在姜青山眼里,恐怕没有什么比侯府的声誉更重要,但是很快的,她都已经把案件查明了,姜青山还是想轻轻揭过,并不打算细问结果,这一点其实是很不合理的。

方媚是否还做了什么?方媚和她的身世中间是不是还有其他牵扯?隔了十几年,方媚又是怎么联系上段姨娘的?

这一切的一切,还没等到一个解释,段姨娘就已经死了,而且是死在了昨天晚上,这个有点奇怪的时候,为什么说是奇怪呢?首先,她的房间里,为什么会有毒酒,府里没有主母,陈姨娘想必也不会闲的没事干给段姨娘送毒酒。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性,姜青山。

他为什么掩盖什么,或者说是清理门户,让段姨娘自杀了。

可再深究下去,的确就不是她可以探索的范围了。

姜芜叹了口气,翻身下床,又懒洋洋打了个哈欠,今天天气不错,不如去北镇抚司玩玩。

她是一点也不怕姜青山,她很清楚的知道,姜青山这个人非常冷漠,不管对谁都是这样的,所以府里的规矩,也就只是规矩,违反了规矩,那也很简单那,受罚便是了,除此之外,并不用担心其他的,例如父亲会不会觉得这个女儿不知廉耻之类的,那完全不会。

因为姜芜觉得,恐怕在姜青山眼里,自己只是一张会说话会吃饭的嘴罢了,她这个人指代的是平宣侯府嫡女这个身份,而不是她自己怎么样,只要她不出去惹事,姜青山管不了她。

然而姜芜不知道的是,父亲只是不严厉管教她,对姜潞姜橪姜雪兰可不是这样的,从小到大,姜潞都是被严格按照大家闺秀的标准去培养出来的,她这一生没有一丝一毫的差错,从小时候开始,姜潞就是被各个教养嬷嬷带大的,教养嬷嬷每个月都会向姜青山报告姜潞的学习进度,所以她才可以几乎不出半点差错的长到这么大。

却也因为小时候练琴跳舞,身子骨落下了病根,一到了冬天就身体不好。

“小姐,你一定要出门吗?”白果小心翼翼的捧着她的鼠猫披风。

姜芜点点头,想了想又颇具安慰的拍了拍白果的肩:“没事,这次不会用你当挡箭牌了,你安心待着就是了。”

白果心想我不是不想当挡箭牌,我是不想让整个院子挨批……

“小姐可还记得下个月的游湖?这可是宋小姐一早就约好了的。”白果又叮嘱道。

姜芜点点头:“自然记得,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只是翻墙出去玩玩。”

说着,她就一脚踩空,然后又跌到了墙外。

听着墙外姜芜一声惊叫,白果恍惚的回过神来,心说这我能不担心么?

好在姜芜每次出去玩都得翻墙,摔倒也是常事,所以她并不在意,不过好死不死的,她摔了之后在地上滚了一圈,弄得灰头土脸的。

姜芜知道自己这身衣服是很贵的,所以不免十分心疼,站在原地拍灰都拍了许久。

她爬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然后决定步行走到北镇抚司去,毕竟如果叫车的话,万一又被车夫给坑了带到荒山野岭去了,那才叫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步灵了,姜芜才刚刚到门口,就听见周围人在议论,说是发生了一个什么案子,现在傅大人正要里面审案子呢,还有几个小姑娘说傅大人长得真好看之类的,若是以后谁能嫁给他,还不知道是修了几世的福气。

姜芜心想:小姑娘,你说的真对。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